王敕“请”吕洞宾上峨眉山考证(六)
澳门金沙国际娱乐场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王敕“请”吕洞宾上峨眉山考证(六)
2019-08-20 09:19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《峨山图志》上绘制的纯阳殿

  魏奕雄文/图

  明朝万历年间御史赫瀛修建吕仙行祠,崇祯年间刘宗祥维修扩建之,还特地在后殿精塑吕仙立、坐、卧三尊像。前面抄录的明人以吕仙名义撰写的诗《峨眉距青城三四百里,而绥山即在峨眉之内,其间有猪肝洞,予为易名紫芝,尝棲止焉》和《澄清楼赠赫卫阳御史二律》就随之出炉了。民国时期峨眉人刘君泽编写的《峨眉伽蓝记》第18页载,对于纯阳殿,明代“四川督学龙眠江皋曰:‘昔人建此,以峨眉仙家道场欲存天皇一脉耳。”《吕祖仙迹与诗集》第343页,在《澄清楼赠赫卫阳御史二律》之后,所附明代御史内江龚懋贤(晋甫)写的《纯阳宫记略》:“大峨得名,自天真皇人(道教对老子李耳的尊称),兹为普贤道场矣,予方有意表彰会道,友赫公卫阳按部至,予以语之,纯阳吕祖又以诗贻公,公乃檄峨眉尹宜训,起宫于山之大峨石,塑祖法身其中。而名之曰纯阳宫,意谓皇人去今已远,纯阳续皇人,而仙祠纯阳则皇人为不泯矣。嗟乎,此宫之建,非吾玄宗一大厦庇哉!予私庆而极之。”他欢呼纯阳殿(引文中写作纯阳宫)的修建,“非吾玄宗(道教)一大厦庇哉!”难道这不是我们道教有了一座可庇护的大厦吗?他“私庆而极之”,这给了道众以心理上的莫大鼓舞,说明修建吕仙行祠(纯阳殿)的目的,是为了不让峨眉山道教泯灭,期望能够振兴。

  明朝万历年间在九老洞中塑供赵公明坐像。先是编创黄帝轩辕遇见九位老仙翁的故事,于是有了九老洞之名。尔后依《封神演义》中虚构的赵公元帅在峨眉山修炼,塑了金龙如意正一龙虎玄坛真君赵公明的坐像供奉于九老洞中。我另有《峨眉山九老洞探玄》一文专论其事,这里不赘述。

  此外,王敕本人乃崇敬吕祖的铁杆道徒。前面的引文《卢生再世》之末尾写着王敕“字嘉谕,龙城人(疑为“历城”之误),年三十八中成化甲辰探花。”王敕在明宪宗成化年间参加科举中了探花,查民国版《中国人名大辞典》:“王敕,明历城(今属山东济南市)人,成化进士,授编修官,终南京国子祭酒。”他担任过四川、河南学政(也称督学,主管教育文化的官员)。他的家族“居恒奉吕祖像甚虔”,也就是世代信奉道教,家里长期供奉着吕洞宾的画像。《卢生再世》的编写者,将王敕的出生与吕祖相联系,说明王敕是笃信道教的。编者说他是“卢生再生”,卢生指邯郸梦故事中的入梦人卢英,据说后来被吕祖度为仙。(《吕祖仙迹与诗集》第49—53页载有《邯郸梦度卢生》一文。)那么将掘地挖碑的故事,编造在铁杆道徒王敕担任四川学政巡视峨眉罗目街之时,也就顺理成章了,因为紫芝洞(猪肝洞)就在罗目街附近,至今仍然属于峨眉山市罗目镇行政辖区内。尽管王敕、赫瀛、刘宗祥等一众道徒,千方百计想复兴峨眉山的道教,其不甘泯灭的抗争精神不无可嘉之处,但是无可奈何花落去,颓势难挽。

  到了清初,纯阳殿道士星散,殿堂残破,僧人重修殿阁,改供观音、弥勒等佛像,但“纯阳殿”的匾额仍然高悬山门。道教和吕洞宾在峨眉大峨山的最后一个据点也失却了。清人蒋超在《峨眉山志·志余》中对此颇为不平:“峨眉自黄帝问道天皇,未有佛祖与之分席也,今乃无羽流。宋皇坪、轩辕观全成虚莽,唯纯阳一殿,乃明代衡阳赫公所建,欲为天皇存饩羊之意。乃今主持仍为僧流,中塑弥勒、愿王像,纯阳特一寓公耳。”

  纯阳殿的变迁,是峨眉山先有道教后有佛教,由道佛并存到佛盛道衰,最后佛教一统全山的一个缩影。在峨眉山,像纯阳殿这样的由道观变佛寺的,除了南北朝时期乾明观改称中峰寺外,还有清初飞来殿也成为佛寺,原封不动的保留道教“飞来殿”的原名。

  清乾隆、嘉庆年代,纯阳殿曾经数度改建。1959年,纯阳殿后殿倒塌,吕仙三像成灰土。其后迭经维修,成为现在这样前殿(药师殿)、正殿(大雄宝殿)、后殿(普贤殿)及厢房的格局。建筑面积共有3000多平方米。这座木结构二进院落的山门,也是木头构建,今悬“纯阳殿”横匾,为乐山乌尤寺方丈遍能大和尚生前所书,笔锋雄劲有力。山门两侧向前突出的木厢房,竟是吊脚楼。这种带吊脚楼的山门,乃全山唯一,在全国恐怕也罕见。门前两棵柏树高大挺拔,十分雄伟。 完

(责任编辑:陈霞)